乐文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十八章:扭转乾坤
    果真,陈正泰的直接让遂安公主很不舒服,此刻她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怒,在李世民的众多子女之中,她的身世并不好,母亲起初只是一个宫女,哪怕是因为李世民的临幸,生下了遂安公主,也不过是一个下嫔罢了,和长孙皇后以及其他贵人的子女相比,遂安公主宛若小透明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陈正泰见她脸色微变,心里明白这小姑娘的心思,忙是解释道:“师兄我说话比较直,不要见怪。师妹想学烹饪之法,想来一方面是因为孝心,另一方面,也是希望能讨恩师的欢心是嘛?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俏脸骤然羞红,陈正泰直接揭破她的心思,她显得惊慌失措起来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摇摇头,叹道:“是啊,我是恩师唯一的门生,是无法理解师妹的感受的,毕竟恩师除了允文允武、还有宽宏大量诸如此类的高贵品质之外,最令我这学生佩服的,还是他哪怕再如何废寝忘食的操劳国事,也不忘繁衍子嗣,为国家诞下诸多皇子、公主,所谓治国而不忘家,先齐其家,而不忘忧国,真教我这做门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,只恨自己愚钝,不及恩师万一,有辱门楣,惭愧,惭愧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听的云里雾里,终于开口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教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教我?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你记下来,以后有用。”陈正泰面带微笑的看着小师妹,眼里带着宠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觉得这些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继续进入正题。师妹想要学烹饪,师兄认为,这大大的不妥。你想想看,这烹饪终究是术,是御厨们的手艺,师妹就算烹饪再好,能满足恩师的口腹之欲,可又如何呢?须知这拍马屁……不,这尽孝之道,最紧要的是急人所急,人无我有。师妹啊,你还太年轻,不晓得这其中的门道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听着若有所思,这番话她倒是听懂了,她眼眸微扬:“那么,不知二皮沟县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拉着脸道:“叫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你看师兄帅不帅?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叹息:“真是孺子不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无法理解,帅是什么,更无法理解,师兄为啥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陈正泰只好道:“罢了,师兄不勉强你,强扭的瓜不甜,我只问你,当下,恩师最需要的是什么,又或者,他平日有什么喜好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遂安公主想了许久:“噢,对啦,父皇有一宝物,历来爱不释手,此物据闻是天上对陨石所制,非金非铁,于是父皇请了能工巧匠,打制成了一枚玉佩,说起来,这真是稀罕物,它平日里,竟能发热,到了夜里,隐隐能有光。”

    能发光还能发热。

    天外对陨铁……

    “父皇称其为万寿石,平日都佩戴在身边,时常把玩,师……师兄……父皇是不是对陨铁有兴致,不然……我去搜罗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听到这个,脸色骤然很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任何一个东西,在没有燃烧或者不通电的情况之下,还能发光发热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……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这万寿石,是恩师何时搜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已有两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师是不是近些日子,都觉得头昏,有时……还会流鼻血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只是御医查不出原因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……陈正泰好像明白了什么,他看着遂安公主,心里已有了主意,于是眯着眼:“你真想让恩师对你另眼相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说到这里遂安公主眼眶竟是红了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确实是下嫔,母女二人在宫中并不受人待见,所谓母以子贵,母亲没有生儿子,只她一个女儿,她希望自己更出众一些,这样也令宫里的母亲也能被人另眼相看,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办法,不过前提的条件,是必须完全相信师兄,师兄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只要事成了,到时恩师一定对你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呀……真的可以嘛?我听师兄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帅不帅?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摇摇头,真是悲剧啊,这小妮子眼睛瞎了,难怪混的不好,哎,不过也没关系,他朝她招招手:“你过来,我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拎着遂安公主的耳垂,拉到一边,低声密语一番。

    无端的被陈正泰拉着自己的耳朵,遂安公主又羞又急,可随后,却被陈正泰说的话吓呆了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揣揣不安地看着陈正泰,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陈正泰则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:“放心,你是公主,死不了的,这事准能成,师妹,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你马上就要成年,要出宫开府,错过了这一次机会,可就再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心事重重的出了陈家。

    她回头,看了一眼陈家那破落的仪门,还有那已是旧迹斑斑的阀阅,这是一个家族渐渐隐落的象征,而现在……这个选啥啥错的落没家族,却给了她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会是骗自己的吧?

    心事重重的遂安公主回宫。

    到了禁苑,她有些疲惫了,随侍的力士道:“殿下,是不是回阁中小憩片刻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若有所思:“劳烦力士去打听,父皇现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力士犹豫了一下,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打听,方才知道此时的皇帝正在太液池。

    那太液池位于宫中,乃是宫中苑林的一部分,湖水粼粼,沿岸春色不尽,乃是李世民最爱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遂安公主便起身,至太液池,到了地方,却被内常侍张千拦住。

    这张千见是遂安公主来了,面上虽然恭顺,可眼底深处却带着几分讥诮,宫中的贵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,遂安公主虽是公主,可其母地位卑微,而张千乃是内常侍,宦官的首领之一,时刻陪伴在李世民左右,地位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张千勉强给遂安公主行了个礼:“殿下,老奴有礼……“

    “父皇可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陛下正在湖中长亭小憩,不喜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若是长乐公主,或者是其他的皇子,张千早就笑脸相迎,美滋滋的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见张千一副犹豫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深深的刺伤了遂安公主的自尊,这十年来,她在宫中,这些宦官虽然个个对她表面恭敬,可实际上的境遇却是冷暖自知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对师兄交代的事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可现在,却笃定起来,于是俏脸紧绷:“我要见自己的父皇,也不许嘛?”

    张千见遂安公主发怒,倒是有些害怕她闹起来,便极勉强道:“老奴去通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瘸一拐的朝着长亭而去。

    前几日,因为陈正泰的事,他挨了一顿打,心里还有气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张千才一瘸一拐的回来:“殿下,陛下请您去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深吸一口气,到了长亭,却发现此时,李世民正倚在长亭的卧榻上,李世民的气色很不好,显得虚弱,令遂安公主没有想到的是,长乐公主李丽质也在。

    李丽质剥着葡萄皮,去了籽,小心翼翼的喂给李世民吃。

    方才张千说父皇在休憩,其实……

    李世民与李丽质父女二人,低声说着什么,李丽质时不时发出轻笑。

    李世民虽显得气色不好,可因为爱女陪在左右,精神也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远远的,见了遂安公主来了,李世民和李丽质收起笑容。

    遂安公主行礼:“臣见过父皇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牵着李丽质的手,朝遂安公主点点头:“不必多礼。”